講師:高為邦

日期:2009 4/01 星期三 下午2:30~4:30

講師介紹:

高為邦 博士
美國化工博士。在台灣經營FRP行業20餘年,於2003年成立「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擔任理事長至今,為眾多受害台商權益奔走,並著有「大陸司法迫害台商實錄」與「投資中國-你必須知道的陷阱」兩書。

精彩內容:

大家一起來動動腦,談談名嘴不曾談過的問題:
貪是人的本性嗎?如果阿扁在美國做總統會貪污嗎?為什麼書香門第也會涉足貪污?台灣民眾為何不相信司法?什麼是貪污文化下的潛規則?你相信有辦法改變目前的貪污文化嗎?疫苗接種與貪污有什麼關係?

「文化」是人類活動的模式;「潛規則」是指沒有正式規定,而在某些人群中被行為各方普遍遵守的規則,即「不成文規定」。因為潛規則的運作,貪污文化形成後,就很難改變。扁案涉及人員眾多、涉貪時間及審理時間都很長,涉貪金額龐大,洗錢遍及全球;付出龐大的社會成本。貪污最大的殺傷力是:破壞社會公平與正義!扁案的影響動搖國本,審理耗盡社會資源。然而,貪污並不會隨著辦完扁案就消聲匿跡。但是,陽光法案不能發揮作用,財產來源不明罪也無法嚇阻貪污,貪污文化依舊存在。

觀察整個扁案調查與司法審理的過程,可以發現一個現象:台灣民眾普遍不相信司法。為什麼台灣民眾不相信司法?「有錢判生、無錢判死」;「一審有罪、再審減半、三審無罪」;「事出有因但查無實證」就無罪釋放,「查無實證但事出有因」則繼續收押。同樣一個司法案件,為什麼不同的檢察官、法官常常有南轅北轍的看法?種種權力干擾與金錢誘惑讓民眾對司法獨立有所疑慮。

天花曾經是人類最嚴重的傳染病,根據文獻記載,在17、18世紀時,倫敦的死亡人口中,每10個人就有1個是死於天花,當時唯一的預防方法就是用天花病人的結痂粉末來預防。1879年,巴斯德(Louis Pasteur)先從患者身上取出病毒母株,把它的毒性減弱後進行繁殖,再製作成疫苗注入人體內,可以激起個體自然防禦機制,使人體產生抗體,以預防未來可能得到的疾病。傳染性疾病一直都是人類最大的死因,即使在廣泛使用疫苗的情形下,每年還是有1,700萬人死於傳染性疾病。疫苗的使用在傳染性疾病的預防上比任何其他醫學方法的貢獻都要更大。因為有效,大家都欣然接受疫苗注射,很少人知道或在乎疫苗本身就是病菌。

運用疫苗接種與預防重於治療的概念,高博士指出,我們可以為貪污施打預防接種疫苗。當調查員、檢察官、法官被利益(金錢與關說)左右,當監察院只是紙老虎,當「財產來源不明罪」變成「貪污被告不說明財產來源罪」,貪污是不可能停止的。但是,預防貪污的疫苗可以改變貪污文化!(「主動賄賂」1989.4.28.中國時報)

什麼是「主動賄賂」?高博士說,主動賄賂就是主動送錢以達到拒收紅包的效果。以金錢作為疫苗,將錢送給有權力者,交換對行賄者有利的決定。此時會有二種結果:接受賄賂就移送司法;拒絕收賄則對賄賂產生免疫力。經過一段時間,就會因不敢收賄而養成拒收紅包的習慣。

主動賄賂會要怎麼做呢?當遇到任何人「有可能」向你行賄或關說時,必須向有關單位報備。有關單位就會請你配合演出,設下陷阱,讓行賄者或關說者上鉤,錄音錄影以求罪證確鑿,起訴行賄者。公布過程,廣為宣傳,讓其他行賄者不敢輕易行賄。凡是過去判決不合情理的、素行不良而外界風評不佳的法官、檢察官、調查員,都是「主動賄賂」鎖定的對象。設下陷阱,讓過去喜歡收錢辦事的司法人員踏入陷阱,將其收錢的過程與對話,錄音錄影,在罪證確鑿下起訴。公布過程,廣為宣傳,讓其他司法人員不敢接受賄賂與關說。藉由主動賄賂司法,清除司法中的老鼠屎,重建民眾對司法的信心。

獨立後的司法:司法官司會大幅減少,減輕無謂的司法纏訟;司法的品質大幅提升,沒有辦窮人不辦有錢人或只辦在野黨不辦執政黨的憂慮;司法官成為社會尊重職業,像美國一樣,轉而從政比例增加。而肅貪後的社會:沒有賄選問題,誰願意花大錢選一個立委或縣市長卻無法撈回本錢,改變以後的選舉形態。沒有藍綠對立、省籍情節、統獨意識。新加坡就是一面鏡子。行政效率大幅提高,對台灣有利的政策不會在立法院睡覺。不會有雇主付二倍以上的外勞工資,一半以上卻進了仲介與特權的口袋。企業良性競爭,優勝劣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