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人:Petty

講師:朱商佐

講師介紹:

台灣大學法學院國家發展研究所(大陸經濟組)畢業,現任寶來金融集團—寶來證券(香港)有限公司聯席董事,曾擔任過台灣工業銀行投信投資顧問處經理、復華投信( 美國Mass Mutual Financial Group成員之一)旗下全球復華投顧投資顧問處協理、社大.大學推廣部.勞委會職訓局委外財富管理課程授課講師、力晶半導體公司內部讀書會講師、CFP 結業。專業領域:投資理財、金融證照。

精彩內容:

朋友住院了,看他插著鼻胃管,吊著「點滴」,病奄奄的躺在床上,想他平日生龍活虎的樣子,前後判若兩人,所謂「好漢就怕病來磨」,這回他得療養好一陣子了。其實我擔心的不只是他的健康,我更擔心的是他的未來。

朋友是位認真盡職的高階主管,很得老闆的信任與器重。同事們倒有正反兩面的評價。持正面看法的以為:凡事有他在,一切搞定不必操心。他是資深主管,熟悉公司運作的原則,做事小心謹慎,作部屬的只要聽命行事就行了。

持反面看法的以為:他事必躬親,沒有給適度的空間讓下面的人得以發揮。而且對老闆唯命是從,從不反應實際的困難情況,不擇任何手段以達到老闆的目標為原則,加班到深夜,視休假為無物。弄得其他的人也不好意思遞假單。這種以公司為家,夜以繼日的付出心力,任鐵打的也撐不住了。有一天在辦公室跟同事開會,事前沒有任何不適,突然覺得一陣暈眩,眼前一片漆黑,醒來發現自己在急診室裡。

剛開始住院的時候,老闆和同事還來探望,一個週末過後,探望的人逐漸變少,甚至交情深的同事,有意無意的暗示;公司的人事可能會有所調整。朋友聽了不以為意,認為自己夙夜匪懈的為公司打拼了一、二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何況平日很得老闆的肯定,多少次在公開場合誇讚自己的業績,並且表示總經理出缺,他是被考慮的人選之一。而這次是因公而積勞成疾,上層主管應當表揚和獎勵都來不及,哪會有什麼忘恩負義的決定?即使有什麼風吹草動,也應該是更上層樓才對,所以朋友放心的繼續在醫院養病。

又過了一個週末,老闆的特助帶了一大籃水果,和人事經理笑容可掬的一同來到病房。噓寒問暖之後,特助清了清嗓門兒,誠懇的說:「郭董很關心副總的身體,交代您不必急著出院,一切費用由公司負責……」
人事經理接著說:「副總的職務非常重要,董事長囑咐要王特助接手。您調到資管部當顧問,至於薪資…」
朋友識趣的說:「請回去代我謝謝董事長的好意,我的病牽累大家了,出院以後我會回去辦辭職手續。」
人事經理乾笑了一下:「董事長說,如果這樣的話,退休金會從優處理。」
「喔!他真是周到。」朋友回答。

朋友告訴我他經過這事以後,很有所感。也將感想寫在一張張的便簽上,分送前來探望的朋友。我也不例外。他的字不像以前那麼有力,卻仍然好看。便簽上寫著:
掌聲是別人給自己的一種肯定,健康是自己給自己的一種肯定,當掌聲與健康不可兼得的時候,寧可選健康而捨掌聲,因為掌聲會消失,而擁有了健康也同時擁有了獲得其他掌聲的機會,如果一旦失去了健康,其實也就失去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