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師:provided by David Dan

精彩內容:

A sick woman in bed with her partner

    千百年來,人們一直以為心臟只不過是輸送血液的生物機器而已。但是 2008年3月17日 ,美國南佛羅裡達大學健康科學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學家威斯裡教授向全世界宣佈:心臟可以分泌救人最後一命的荷爾蒙,它不僅可以在24小時內殺死95%以上的癌細胞,而且對其他絕症也有極好的治療效果!這是上帝送給人類的最後一件禮物,也是上帝給所有絕望生命的打開的最後一道出口。威斯裡也因此被譽為揭開上帝“終極底牌”的科學家。而威斯裡教授之所以能獲得成功,竟是因為他多年來對自己最親密的同窗好友抱著一顆沉重的負疚之心……

    今年48歲的大衛•威斯裡是美國南佛羅裡達大學健康科學研究中心的首席調查員。1981年就讀於美國華盛頓大學生化系時,他與就讀於物理系的科恩•詹姆斯和法律系的喬治•韋德是校籃球隊的三大核心隊員,在長期的比賽合作中,威斯裡與詹姆斯、韋德建立了深厚的隊友情誼。 

    大學畢業後威斯裡進入南佛羅裡達大學碩博連讀,詹姆斯在華盛頓大學繼續攻讀碩士學位,韋德則回到自己的祖國英格蘭當了一名律師,三人一直保持著打球的愛好和密切的聯系。1993年威斯裡博士畢業後留校任教,在此後的5年中,三人陸續結婚。除了韋德和妻子安妮是丁克家庭,威斯裡和詹姆斯已是好幾個孩子的爸爸。日益增大的科研壓力和日益龐大的家庭讓三人幾乎一度中斷聯系。

    2003年初,威斯裡先後聽到了兩個不幸的消息,一是韋德患了嚴重的冠心病;二是詹姆斯被檢查出直腸癌時已是晚期,兩人都已沒有太大的治療價值。更為不幸的是,韋德的妻子安妮不久也被確診為患有乳腺癌,而且也是晚期。得知消息的威斯裡立刻前往華盛頓看望老同學,隨後又趕往倫敦看望韋德夫婦。看到昔日籃球場上叱吒風雲的隊友如今正值壯年的生命之光卻已如燭光般微弱,威斯裡心痛不已,他下決心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挽救老同學的生命。

    威斯裡此時已是南佛羅裡達大學健康研究中心的首席調查員,他發現的3種荷爾蒙中有一種能夠促使血管擴張,如果給韋德的心血管系統補充這種荷爾蒙,對他的冠心病一定能起到很好的治療效果。但是令威斯裡異常感動但又失望的是,韋德拒絕了他的建議。韋德說:“如果你不能同時治好我的妻子,我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又有什麼意義呢?”

    醫生預測韋德和安妮都只有3個月的生命,兩人在傷心中列出了死前要做的50件事,准備用三個月的時間去一一完成。2003年4月,當他們的生命進入一個月的倒計時時,他們只剩下最後一個心願:周遊世界。因為此時金錢對他們已沒有任何意義,兩人將4萬英鎊慷慨地交給了旅行社,只向旅行社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因為不知道哪一站是人生的終點,旅行社不得限制他們的旅行時間,直到他們中的一個離開人世,旅行合同才自行終止。旅行社通過調查瞭解得知他們確已時日無多,極可能生命的持續時間不足一月,而4萬英鎊足以支付兩個人以最豪華的標准周遊世界一年的費用,於是欣然簽下了這樣一份特殊的旅行協議。 

    這期間,韋德夫婦誠懇邀請詹姆斯一同前往,因為大家同病相憐,還有那麼多可供回憶的青春記憶,他的加入會令這次旅行更意義非凡。詹姆斯對此怦然心動,但是威斯裡卻堅決反對,他認為三個人都不應該放棄治療,哪怕有一線希望都應該為生命爭取權利。然而韋德夫婦未改初衷,他們選擇了 5月7日 從英國出發,乘坐豪華遊輪到世界各地旅行。詹姆斯則選擇了前往佛羅裡達州,接受威斯裡對他的治療。
此時,詹姆斯的生命也已被醫生預言進入最後倒計時,延續生命醫院已無能為力,威斯裡才敢大膽為他使用當時尚未進入人體實驗的一種生物療法:用白細胞介素-2(IL-2)N的免疫調節作用進行直腸癌的治療。IL-2是由啟動的T淋巴細胞產生的淋巴因數,對調節機體免疫功能、刺激單核細胞吞噬腫瘤細胞具有重要作用。在威斯裡和生物工程實驗室其他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詹姆斯的病情很快得到控制,他活過了醫生預言的“末日”,並繼續存活了一年多的時間,直到2004年6月,詹姆斯告別了人世。
這期間,韋德夫婦音訊全無,威斯裡悲哀地意識到他們恐怕早已不在人世。 

   然而, 2004年11月7日 ,威斯裡突然接到一個從英國打來的越洋電話,竟是韋德的聲音!韋德在電話裡興奮地告訴威斯裡,他跟安妮剛剛結束環球旅行,如果按照合同兩人繼續旅行下去,旅行社可能要破產了!因為他跟妻子回到英國後在最權威的倫敦皇家醫院檢查發現,不僅安妮體內的癌細胞全部消失,就連他的冠心病也處在沒有危險的穩定期!威斯裡驚訝極了,他決定親自前往英國,將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弄個水落石出。 

   11月9日,威斯裡經過近10個小時的空中飛行,終於在當天晚上11時抵達了倫敦。韋德和安妮早已等候在機場,看到兩人容光煥發、精神矍鑠的樣子,威斯裡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對早已在心理上經歷過“生死別離”的老友久久擁抱在一起,為命運的悲悲喜喜感嘆不已。
當天晚上,威斯裡詳細詢問了韋德夫婦旅行過程中的身體情況。韋德直言,兩人當時只貪戀旅途中的美景,根本沒空想自己的身體狀況。 

    兩人在北冰洋的冰川,極地不落的太陽中盡情體驗生命的美好和世界的奇妙,只想讓這一刻長久再長久,不知不覺就活過了醫生預言的最後期限,.後來在夏威夷的海灘邊度假時,他們都感覺自己身體的種種不適似乎都不見了,而且精力越來越充沛.此後兩人乾脆不把自己當病人了,他們只把自己當成是世界上最幸運最划算的遊客,因為一年後他們在旅行中產生的費用已遠遠超過了出發前交的4萬英鎊,而只要他們不提出終止旅行,旅行社就不得不繼續為他們按最高規格提供環球服務。

    一直到 11月7日 ,已繞地球一周,重新回到英國倫敦的韋德夫婦才主動提出了終止合約。旅行社這才如釋重負。而這時,距離他們出發前的2003年5月,時間已過去了整整一年半。
回到家鄉的韋德夫婦迫不及待去倫敦皇家醫院做全面身體檢查,隨後,他們被告知發生了奇跡:兩人竟雙雙擺脫了絕症的威脅!他們當天晚上就將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了所有的親人包括老朋友威斯裡。
聽到這裡,威斯裡心裡已經非常有數了,發生在老朋友身上的,正是人類一直沒從“發生學”上揭開謎底的“自癒”奇跡!正是這次旅行前所未有的合同方式帶來的“超值享受感”,正是夫妻二人在這次對壯麗大自然的美好體驗中渴望生命長久再長久的意念,讓他們的身體細胞結構產生了奇妙的變化,成功擊退了醫學手段無法解決的病魔! 

   想到這裡,威斯裡心裡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負疚感:這次旅行,韋德夫婦是非常希望詹姆斯能夠一同前往的,而詹姆斯也對這種在遊歷中順其自然結束生命的方式充滿了嚮往,是自己強行將詹姆斯拉進了自己的實驗室!如果當初詹姆斯也在那艘遊輪上,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可能就是三個好友啊!
強烈的負疚和自責讓威斯裡情緒極端低落。再加上從11月10日起,英國各大報紙都以“夫妻創奇跡,環遊世界癌症自癒”為題對發生在韋德夫婦身上的事極盡報道,還被世界各大報紙轉載,威斯裡回到美國後還不斷看到這條新聞,他原本負疚的心也不斷受到刺激,竟患上了輕度抑鬱症,出現了頭暈、心慌等一系列身體不適症狀。實驗室的工作不得不一度中止。